有梦不要光想(二)‧孤身走天涯闯村落

作者: 来源:现状博览 时间:2020-07-16 18:03:57 浏览(306)

有梦不要光想(二)‧孤身走天涯闯村落圆梦是很多人的憧憬,但是在圆梦之前,必须先作构思,这梦可以很伟大,例如造福全人类;也可以很渺小,例如独自揹起行囊走天下。刘理顺的梦是伟大的,但看在别人眼里可能这只是小事一桩,无论如何,这又有何关係呢?我们在乎、被感动及要学习的,是筑梦者在追梦的过程中,所付出的努力与毅力。刘理顺的梦想是将马来西亚的天空填满缤纷色彩(Colour Malaysia),他的背包里塞满了颜色笔和画纸,单鎗匹马深入原住民村落、走进幼儿园、迈向等巴士的友族同胞,甚至连驻守公共厕所的妈仄他也递上了颜色笔和画纸,请他们绘出心中所想。“我是用自己的方式来发现马来西亚的美,更希望透过所收集的作品,和全世界分享他们的故事。"穿着黄色T恤的刘理顺坐在餐桌前,从背包里搬出一本又一本的个人创作笔记本,一脸兴奋地说:“这些都是我背包旅行时的创作,是用一字一画写下及画下的心情故事,不为甚幺,只是好玩。我很骄傲拥有这些创作,有人说整理一下就可以出书了,哈哈。"如此坦率、自信及少许骄傲,无可置疑这是属于25岁的青春。刘理顺的经历与一般同龄小伙子有很大差异,他曾经在2010年3月独自一人畅游北京;同年7月一个人展开曼谷、柬埔寨之旅;同年9月一个人游东海岸;2011年2月到台湾进行了15天脚车环岛游;11月与同学到曼谷进行建筑旅游,惟别人是搭飞机去,他却是自己搭巴士前往,2012年2月他在国内进行了38天的铁马游大马之旅……网上分享他人故事旅途中发生的事他都一一以笔记本记录了下来,他说非常享受单身之旅。说实在的,他的创作笔记本无论是文字还是画工都具一定的水準,活泼生动,非常吸引人,然而,在这一大堆的笔记本当中,更引起记者注意的,是那一张张的白色画纸。画纸上的画作看起来或生硬或流畅或是单纯的一朵大红花,甚或是潦草的线条或一些色彩……都无所谓,因为这些都是刘理顺圆梦计划“Colour Malaysia"的真实作品,都出自大马子民的手笔。这个梦想在去年萌芽茁长,目前仍在进行中;或许你不认同,但若你能认同他固然高兴,你不支持亦无所谓,毕竟每个人都有思想的自由,有作梦的权利。这个梦想有人说是因为他想找个藉口去玩,但试想一下,如果是为旅游大马,刘理顺一个人揹起行囊骑上铁马就可以办到,何须这幺辛苦,要哀求陌生人给他作画呢?“Colour Malaysia的目的是用自己的方式去发掘大马的美,美的对象包括人、事及物。我希望透过收集到的作品,与全马甚至全世界的人分享他们的故事。"刘理顺的计划是,把这些出自大马各地子民的作品逐步发布出来,他现已把一部份作品放上网络,让全世界可以透过大马子民的画作及他们的故事,更进一步认识他们。“每一个作品都有一个故事,我的目标是将一些被社会忽略的人及故事传送出去,或许机缘巧合下,那些需要协助的子民可以得到适当的援助。“例如有一名来自霹雳州金宝原住民区的17岁女孩May,她的梦想是走出村落到外面去看世界……还有一个叫Samuel的12岁原住民男孩,他喜欢日本动画,也希望有朝一日能走出村庄,投入动画创作,这可以从他的作品中看到……但谁能协助他们呢?"于是,刘理顺希望透过Colour Malaysia的连线角色,能促成一桩又一桩的美事。“又或许,我走入村落促小朋友们作画并将彩色笔送给他们的这一个小小举动,会给小朋友带来鼓舞及推动力。或许多年后的某一天,他们会想起当年因有一个哥哥送给他们一盒颜色笔,让他们的生活从此增添色彩,甚或鼓舞了他们完成梦想……谁可以预知未来呢?"藉Colour Malaysia行动走入人群★Colour Malaysia的梦想,在甚幺情况下萌芽?在,我进行了个人的首次铁马游大马之旅,前后总共花了38天,在这次的旅程中,我察觉到大马的城市人与乡村居民有很大差别,城市人冷漠、防备心强而且利益至上,但乡村居民却友善热情,当我骑着铁马进入村落时,大家待我如英雄般,或许是从来没有人敢敢骑着铁马进入他们的村落吧!但是,我觉得纳闷和疑惑的是,虽然大家都是马来西亚人,但种族与种族之间似乎有一层隔阂,例如我骑着铁马经过稻田,田里耕作的农夫只是抬头看看我,点个头笑一笑,如果我停下脚车想上前跟他们说话或拍照,他们似乎也不大愿意。于是我在想,要如何进入到他们的内心世界呢?如何拉近彼此的距离呢?经过不断的思考,他想出了Colour Malaysia的行动。这项行动很简单,就是我要走入人群,给他们送上颜色笔与画纸,请他们绘出心目中的马来西亚,过后再把作品分享出去。我相信当我把颜色笔及画纸交给他们时,这一道隔阂会被剪开。说明来意村民乐意相助★Colour Malaysia如何踏出第一步?在2012年8月,我展开了第一次的Colour Malaysia之旅。因为之前曾经骑铁马游马来西亚,因此知道哪里住有原住民,我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去找他们。那天我乘搭公共巴士再搭顺风车,顺利来到雪兰莪北部的原住民村落。原来,当真正迈开脚步时,会有那幺的一点点困难,并不如我想像中顺利。我把颜色笔交到他们手上,并说明我的来意,我以为他们会很乐意的接受,画了作品交给我;但是,我却看见他们害怕的眼神,以为我是来卖颜色笔的,又或许以为我是诈骗集团……真好笑。后来,我想出了另外一个与他们打开话题的方式,我说我是来自某某大学,目前在进行着一项学校作业,请他们作画并写上一些简单的文字。结果成功打开他们的心防,大家抱着“帮助大学生完成计划"的心理,很顺利的我就收集到作品了。小朋友最单纯最愿意作画★在收集的过程中有碰上甚幺难题吗?我想最大的困难就是如何开口说第一句话。我发现第一句话很重要,只要开了口拉近了彼此的距离,那较后的沟通及要求也变得容易。我所碰上的人,如果是中年人的话会以为我是骗子,如果是年轻人则会笑笑地看着我,如果是安娣就会好奇我在进行甚幺计划,但是,以上三种人都不会给我作画。还是小朋友最容易说服,你把颜色笔和画纸递上去,打开话题,或许他们也听不明白我所说的话,但他们就是愿意给我作画。小朋友最单纯,防人之心也不强。过程中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敢敢问敢敢说,而且要採取主动。学会待人处事★在圆梦的过程中,最大的收穫是甚幺?Colour Malaysia目前仍在进行中,之前我所筹获用以购买颜色笔及画纸的1000令吉也只用了500令吉,剩下的钱还是会继续用来进行此活动。在这过程中有些事情让我很感动,也算是收穫吧。例如我在金宝原住民村落进行活动时,颜色笔恰好派完了,于是便到镇上的杂货店购买,这时遇上一名也是前来购物的安娣,她从老闆娘口中得知我的计划后,二话不说就给我100令吉购买颜色笔,我真的很感动。还有,我觉得自己成长迅速。不论是见识或待人处事,都变得比以前更成熟,这是课本上读不到的;无论是步入村落,或者是在大街小巷、巴士站、公共厕所遇见任何人,不管对方名人甲还是路人乙,我都相信只要懂得尊重他人,别人同样的会尊重你。另一个收穫就是我发现自己的脸皮越来越厚……哈哈。值得一提的是,我妈妈对我的行动是无限支持,她告诉我不要理会别人的看法,只要觉得是对的敢敢去做就行了,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件事会获得所有人的支持与肯定。她这一番鼓励的话,也是我的收穫。/副刊‧报导:高宝丽‧2013.03.12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文章